宣城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客观冷静看待资本流出

发布时间:2019-08-19 21:00:02 编辑:笔名

客观冷静看待资本流出

随着资本账户可兑换程度提升,我国资本流动的规模和波动性仍将加大,大规模资本净流出现象仍可能再现

文/姚淑梅

2012年我国国际收支格局发生重大变化,资本和金融项目出现自1998年以来首次年度逆差,当年资本净流出(含净误差与遗漏)1173亿美元。如何客观看待这一变化,需要对资本流出的动因进行剖析。

金融基本面推动流出

2012年我国经济增速延续上年持续放缓态势,股市长久低迷,房地产市场投资受到严格管控,债券市场不发达,国内资金既缺乏获取良好回报的投资领域,又无法在金融市场实现风险对冲。

随着2012年4月以后欧债危机持续升级,全球资金仓皇流向美德等国债市场避险,我国国内资本流出亦是投资者在国内外投资环境综合研判下的理性选择。从国际收支平衡表看,2012年一季度我国资本净流入(含净误差与遗漏)511亿美元,而第二、第三和第四季度分别净流出(含净误差与遗漏)654亿美元、712亿美元和318亿美元。

与此同时,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国际金融市场大幅震荡同时构成了我国资本流出的周期性因素。2012年,欧债危机、新兴市场“硬着陆”以及美国财政悬崖3大风险因素给世界经济复苏带来下行压力,其演变及爆发始终牵动着金融市场的敏感神经。尤其是第二、三季度,全球市场信心陷入低谷,新兴市场货币兑美元大幅贬值,美国、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触及历史低位。

在此期间,我国境内主体加快财务调整,增持境外资产,减少境内负债,导致资本持续流出。从国际收支平衡表“其他投资项目”看,第二季度国内主体外币资产净增加1214亿美元,3季度境内负债净减少672亿美元。上述财务调整方向属于顺周期的短期行为,第四季度随着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趋好已经逆转。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分析,2012年第四季度,境内主体已重回“资产本币化、负债外币化”的财务运作行为,资本外流状况随之好转。

资本账户开放程度提升

更为重要的原因在于,我国资本账户开放程度有所提升是资本得以大规模流出的制度因素。

除直接投资,我国对资本账户仍存在较多管制。为防止金融市场大幅震荡,我国对证券投资项目一直严格管控。因此,其他投资项目成为影响我国资本流动规模和流向的主要渠道。

近几年,国家外管局以拓宽资本流出渠道为重点,不断放松外汇管制,资本项目可兑换程度明显提升。如,在“其他投资”方面,提高了企业使用自有外汇和人民币购汇等多种方式进行境外放款的自主性,扩大了银行对外担保业务范围,便利了境外投资企业的资金融通。

上述措施提升了“其他投资项目”的可兑换程度,同时也使金融机构、企业等主体能够借此渠道通过境内外资产负债调整优化财务结构。

非法资金绝非主要诱因

随着我国资本账户可兑换进程推进,资本大规模净流入或者净流出将是正常现象。虽然不能排除有部分资本借对外投资或贷款等名义转移资产,但凡是国际收支平衡表中能够统计的资本流出终归有迹可循。

在当局严格监测下,借此“资本和金融项目”隐蔽性资本外逃的成本和风险都比较大。因此,非法资本更多地还是通过地下渠道转移到境外,主要体现在“净误差与遗漏项”下。

2012年第二、三季度,资本和金融项目净流出共计929亿美元,净误差与遗漏流出共计437亿美元,与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我国“资本和金融”项下净流出63亿美元、“净误差与遗漏”流出187亿美元的结构有天壤之别,遑论“净误差与遗漏”并不必然等同于非法资本外逃,很多是由于统计技术导致的。可见,2012年非法资本外逃并不是资本净流出的主要部分。

可以明确的是,随着资本账户可兑换程度提升,我国资本流动的规模和波动性仍将加大,大规模资本净流出现象仍可能再现。发生在2012年的我国资本净流出主要由短期顺周期因素推动,并不内含必然的长期趋势,随着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好转,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状况将得以扭转。而非法资本外逃并不是资本流出的主体,断言大量非法资本借机卷逃既不客观,也缺乏依据。(作者: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经济金融研究室主任)

微商城平台
微商分销管理系统
微信里微店怎么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