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康熙末年十三阿哥允祥被神秘雪藏

发布时间:2018-12-23 13:44:48 编辑:笔名

康熙末年十三阿哥允祥被神秘雪藏

爱新觉罗·胤祥(1686.4.16—1730.5.4),清圣祖康熙帝第十三子,生母敬敏皇贵妃章佳氏。胤祥与雍亲王胤禛关系亲密,雍正帝待他也非寻常。胤禛继位,封为和硕怡亲王,又出任议政大臣,处理重要政务。雍正元年(1723年),命总理户部。因胤祥对雍正朝的治绩助力甚大,遂得世袭罔替的许可,为铁帽子王。清朝有史以来第九位铁帽子王。死后令享太庙,上谥号为“贤”,另赐有匾额“忠敬诚直勤慎廉明”冠于谥前。为了纪念他的功劳,下旨将其名“允祥”的“允”字改回“胤”字,这成为有清一代臣子中不避皇帝讳的事例。

络配图

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三月,康熙在复立允礽为太子。

与此同时,其他皇子们也都被一一封爵。

其中,三阿哥允祉、四阿哥胤禛、五阿哥允琪被封为亲王;七阿哥允祐、十阿哥允䄉被封为郡王;

九阿哥允禟和十四阿哥允禵被封为贝子。就连八阿哥允禩,也恢复了贝勒之爵。

但奇怪的是,之前深受康熙宠爱的十三阿哥允祥什么都没有。

从历史上看,康熙次给皇子们封爵时是在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当时允祥年纪太小没挨上,情有可原;

但这次,比他小两岁、而且在废太子事件中顶撞康熙的十四阿哥允禵都封贝子了,允祥这次也没被封,这就显得十分诡异了。

更奇怪的是,允祥没有被封的原因,很可能是在次废太子的风波中,他根本就没有被开释!

就这样,在康熙的年长皇子中,允祥是惟一没有王爵、“光着身子”的阿哥。

对照其先前受到的宠信,如果不是允祥犯有重大过错的话,断不至于此。

更蹊跷的是,随后的十几年里,康熙每次给皇子们发赏银,四千两、五千两的发,但每次都没有允祥的份。为此,雍正后来给允祥封亲王后,说他十几年来“家计空乏,举国皆知”,主要就是指的这事。所以,雍正要给允祥落实政策,一次性给他发二十六万两银子,把前面十几年没有落着的奖金全补回来(但允祥坚决不受,拗不过,只得减半收取,领了十三万) 由此可见,从“一废太子”事件后,康熙对允祥的看法发生极大的变化,允祥的地位也一落千丈,由受宠变为有意的排斥和疏远。

络配图

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六月,康熙在允祉、允祥和允禵三人的请安折上朱批道

“胤祥并非勤学忠孝之人。尔等若不行约束,必将生事,不可不防。”

当时,允祥与其他皇子一起恭阅上述朱批,看到这样的评语心里恐怕极不是滋味。

在那个时代,被斥为“不忠不孝”,这几乎等同于永不任用,随时有被圈禁的危险了。

在此之前的一年,也就是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也没有允祥的任何记载。

在康熙四十九年,允祥重新出现在康熙的随驾名单中,他在这年二月时随同去了五台山,这说明允祥当时已被开释;

当年闰七月,允祥又被派往蒙古祭奠去世的“三公主”。

如此看来,允祥似乎是重新复活了,但结合六月的那个朱批,允祥似乎又还没有得到康熙的信任。

不然的话,康熙怎会让允祉等人对他加以管束呢?

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十月,太子允礽再度被废。

当年十一月,康熙给皇子们发赏银,允祉、胤禛、允琪、允祐、允䄉几个亲王和郡王发了五千两,允禩、允禟、允祹和允禵几个人也发了四千两。

而允祥还是一文未得。这就奇怪了!

按道理,无论允祥是反太子还是保太子,这太子的复立复废,他终归会押对一次吧,怎么会一直受到歧视呢?

难道真像二月河小说里说的,康熙是把他雪藏起来,为雍正服务?这显然是小说的想象而已。

从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以后,允祥这个名字在康熙末年的官方文件中便基本销声匿迹,不再出现。

他既没有出现在随驾的名单中,也没有出现在留京的名单中,似乎真的被雪藏了——至少《清圣祖实录》上没有记载。

不过,在康熙的朱批里还是能看出点蛛丝马迹,康熙出巡时曾在给皇子们的批示中问起允祥腿病之事,并曾亲阅御医奏折进行指点。

如此看来,允祥是因为生病而不能随驾,据说他的腿病时好时坏,很长时间也未能完全痊愈。但是,因腿病不能随驾或者办事,这和封爵发赏似乎没有本质的联系。由此看来,关于允祥在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的废太子事件中的情况,其中一定隐藏了天大的秘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允祥在那次事件里一定是犯了错的,而且是不可饶恕的大错。弘旺在《皇清通志纲要》里将允祥同废太子胤礽及被圈禁的允褆并列,这也说明允祥在那次事件中罪过甚大。《永宪录》里还有个旁证,说允祥事发后,其师傅法海也受到降职处分,并从皇子的师傅队伍中开除。法海的同僚徐元梦,称法海是“以侍皇子得过”。

络配图

从法海的情况来看,他和允禵等人关系很好,由此可以推断他是属于反太子的一派,但反太子派在“一废太子”中遭受严重挫败。

也许法海曾在当时的反太子行动中出谋划策,而允祥又曾在这个事件中有过非常之举,只不过在修撰《清圣祖实录》时已经被删除,后人无从得知具体细节。

主修《清圣祖实录》的张廷玉是在雍正的指导下进行的,

康熙末年十三阿哥允祥被神秘雪藏

把雍正朝的重要人物允祥的事迹编得七零八落,以张廷玉的水平,若不是有意而为之,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

更奇怪的是雍正对允祥遭遇的解释,他说允祥“对皇父尽以子道,对二阿哥尽以臣道。由于与二阿哥好,横遭大阿哥妒忌、陷害,因而株连于二阿哥。

自被株连后,多年来惟感激皇父之恩,而对允禵等人胡闹之事,从不过问,亦不敢越雷池一步。”

雍正说大阿哥允褆妒忌允祥,这有点立不住脚,因为当时允褆的敌人是太子允礽,而允祥当时不过二十三岁,并没有什么势力可言。

但若说允褆陷害允祥,雍正又没有具体说明细节。

以康熙的睿智和能力,一般的陷害断难得逞,因此极有可能是有什么把柄落在允褆或者康熙手里了,这才导致允祥遭到这么严厉的处罚。

当然,也不能排除雍正嫁祸于允褆的可能,特别是在结合雍正即位后对允祥的过度热情和超亲王待遇,雍正的举动更是让人觉得诧异。

如此看来,在康熙四十七年的废太子事件中,似乎又和雍正有莫大的关系。

或许,更大胆的推测是,难道允祥当时当了雍正的马前卒,甚至可能替雍正背了黑锅?

不然,为何在《清圣祖实录》中对允祥的记载遮遮掩掩,而修实录的大学士张廷玉却能配享太庙,这完全让人不能理解了。

如此,允祥为雍正背黑锅的可能性不但有,而且很大!

加药搅拌桶
射树灯
温室遮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