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晓荷舍身救主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8:45:42 编辑:笔名

“师兄。你说,贼人会来吗?”  “说不定,我们还是四处转转,特别是后山壑口,那是贼人的必经之路,咱可得万分警惕,防备贼人偷袭。”  “对。”  从性空山天梯尽头,突然显出两个小道士的身影来。一道高而胖,头大,四肢粗壮,膀阔腰圆,孔武有力。另一道瘦小,五官端正,相貌俊俏,行动敏捷,分外矫健,看上去特机灵。不一会,两小道便走到陡崖边,转过一小弯,向悬崖的后方山壑方向疾步走去。这两个道士,高大的叫一真,瘦小的叫一悟,他俩是奉李老祖之命前来寻山的。两小道过去不久,从天梯处又有五十几个年纪不等的道士,上得崖顶后,四处散开,形成警戒状。  天梯是从崖壁底蜿蜒直上,宽仅盈尺,似断桥,如栈道,横卧陡崖绝壁。整道崖壁全长10余米,从顶部到崖底,足有450丈之多。崖壁顶部甚是平坦,面积大约百余平方丈,是性空山李老祖的练兵,也是他的练功之地。  稍倾,一位面目清瞿,中等身材,白须及胸的老道士手执拂尘,上得崖顶后略一停顿,随即走到悬崖边,将拂尘托在手中,两手抱月放于丹田之处,长呼一口气,后徐徐吐出,开始练他的必修课—-站桩。约一柱香的时间,老道站桩毕,然后吐纳三次,盘膝而坐,将拂尘斜搭在左肩上,双手拈莲花指置于两腿之上,微闭双目,开始练内功。很快,老道士便进入人无两忘之境,头上丝丝冒出白雾,倾刻间,雾气大织,越来越浓,渐将老道隐起不见。  这位老道士叫李老祖,是性空山开山鼻祖。  李老祖生卒名讳不详,太原府人。  明末,忽一夜,李老祖梦中畅游了一处圣山,此山集美、险、灵、奇于一体,山中峰奇路曲,古木参天,云雾缭绕,溪长水净,东卧猛虎山,西腾凤凰岩,南耸仙人峰,北立金鸡寨,山山形象,奇绝天成。在茂密的森林中,有银杏、白皮松等许多珍稀物种,金钱豹、褐马鸡等野生动物不时出没林中。朦胧中,有仙人曰,此处性空,当是你的静修之地。李老祖呼:仙人,此山何方?仙人笑而未答,只是抬手向东南一指,随即徐徐隐没。  得知性空仙界后,李老祖按照仙人所指,越过中条山,进入太行山南下,逐一而寻,寻找梦中圣山,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在黎城北部找到了的他梦中理想修炼场所---性空山。随后,李老祖便幽隐山中,潜心修行。  在此后的百余年间,李老祖先后收得徒弟二百余名。  然,事情往往出人意料。有一天,一股山贼不知从何处窜来性空山,在性空山对面的凤凰岭南旁修建了金鸡寨,大肆招兵买马,队伍逐渐壮大。山大王号称“张一刀”,名叫姜开武。“一刀”,意思是杀人时只用一刀,决不出第二刀。此人长得身高八尺,高大魁伟,甚是英武,但面目极为丑陋,双睛暴凸,满脸横肉,蒜头大鼻,巨口霍齿,除了眼睛,脸上几乎被浓而密、密而粗的根根直须所占据。此人不但面目丑陋,性格更是火暴异常,行事我行我素,唯我独尊,穷凶极恶,贪得无厌,拥有金鸡寨这处地盘仍不知足,朝思暮想欲夺取性空山宝地以供山寨之用。  自这股响马窜到金鸡山立寨后,“张一刀”野心勃勃,一直觊觎老祖的性空山。尽管李老祖乃得道高人,心胸宽广,无心与贼人一争长短,但为了自保,老祖将百余徒弟分为两拨,一拨守护茅庵寺重地,一处在外围巡山,重点把守悬崖壑口,以防响马偷袭,将敌拒之于门外。由于此处山势险峻,虽然只有三分之一弟子轮流在此把守,但宜守难攻,响马也无可奈何,数年“张一刀”有贼心无贼胆,只是虚张声势,从没冒然进犯性空山,虽有外患,却也暂时相安无事。  “张一刀”虽不敢轻举妄动,但夺取性空山之欲火非但未能熄灭,反而越烧越旺,他终于按奈不住了。一日,“张一刀”姜开武让喽罗击鼓鸣金,召集全部大小头目到山寨议事。待诸头目坐定,“张一刀”巨口一咧,众头目立感心头一寒,只听他嘿嘿一笑说:“弟兄们,随着咱们的人手越来越多,我金鸡寨明显吃紧,我意见,咱们集中全部兵力,马上前去攻打性空山,赶走李老祖,占领茅庵寺。”  二寨主“闪电枪”吕一来足智多谋,在金鸡寨中有“半个诸葛亮”之称。听寨主这么说,觉得不太妥当,思忖再三,终于抖了抖胆,从座位上站立起来,向“张一刀”拱拱手说:“启禀寨主,兄弟认为,李老祖手下有弟子百名,得老祖亲自教授,个个身手不凡,李老祖更是道行极深,一身武功高深莫测,眼下看来,能不动刀兵尽可能不动。小弟到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张一刀”姜开武素来尊重副寨主的意见,老二既然这么说,其中必有深意,于是拱拱手说:“二弟,有话请讲,但说无妨。”  “大哥,我意见,智取为上。”  “此话怎讲?”  “先备下重礼到性空山求和,乘道士防御松懈之时,我们突然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必能一举拿下。”  “张一刀”点点说:“嗯,此计甚至妙,二弟,你足智多谋,就麻烦你前去一趟如何?”  “闪电枪”吕一来立即起身,躬施一礼答道:“谢寨主,吕一来愿效犬马之劳。”  吕一来按照“张一刀”命令,备了若干猪羊牛马,金银布匹,命令四个喽罗抬着,前往性空山拜望李老祖。岂知李老祖根本不吃他这一套,怒叱道:“我们黑白分明,怎么会和你们这些响马为伍?你们打什么鬼主意,我老道岂能不知?请回去告诉你家大王,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不会去遭惹你们,你们也不要打我性空山的主意。否则,我李某就是血溅三尺,也不会让你们侵入性空山半步。”  “闪电枪”吕一来碰了一鼻子灰,但这人老奸巨滑,当面并没发作,只是笑呵呵地说:“老祖,我话已带到,和与战,请大师还是好好想想哪头重哪头轻为佳。吕某告退。”  待出得茅庵寺百米远之后,吕一来回头望着茅庵寺狠狠吐了一口唾沫,恶恨恨地说:“喷,臭老道,牛逼啥?不灭了你的性空山,我就不叫闪电枪吕一来。哼!”  得知李老祖不买账,“张一刀”姜开武大怒,马上对吕一来说:“副寨主,召呼全体弟兄,四更天行动,杀上几天空山活捉李老祖。”  吕一来急忙劝说道:“寨主息怒,咱须得从长计议。我们人马虽多于性空山,但一来性空山山势险要,易守难攻,二来李老祖武功超绝,非你我能敌,我们必须研究一个完全之策。”  “那,依你之见,怎办?”  吕一来摸着下颚,深思了一会说:“等。”  “什么?等?老弟啊,你能等得及,我可一天也等不及了。”  “大哥。”吕一来笑一笑说:“就眼前形势而言,强攻,我们绝无胜算,反而有被歼之忧。这样吧,从今天起,我每天带数十高手,到壑口处埋伏,等待时机,我就不相信找不到李老祖疏忽大意的那一刻。”  “这。”  “张一刀”细细一想,觉得老二说得不是没有道理,于是就说:“行,那就只能这样了,这件事,就交给你全权处理,我等候你的胜利消息。”  “好,谢大哥信任吕一来。我一定不负你的重望。”  之后,“闪电枪”吕一来从本寨中的挑出二十几个好手,又飞鸽传书,邀来十几个江湖高手,每天趋近壑口观察情况。  正在这时,李老祖练功进入忘我之境。由于李老祖在练功时发出的气场太强,数十弟子只好退到三丈开外,围成一圈,紧紧守护着师傅。他们知道,师傅这个时候是弱的,即使有人来袭,也不能轻易出手,否则极易走火入魔,轻者全身瘫痪,重者全身血管爆裂,粉身碎骨。在壑口处隐伏的吕一来一看,哈哈大笑一声:“天助我也,弟兄们,老道士正在调息内功,此时不攻,又待何时,弟兄们,冲啊!”  “闪电枪”一声令下,数十响马高手纷纷急射而出,扑向练功正正酣的李老祖。在壑口处站岗防哨的小道士一看响马杀来,一边挥刀迎战,一边大声疾呼:“各位师兄师弟,挡住贼寇,保护师傅,快,快,快!”  除有十几个留在李老祖身边外,其余道士纷纷挥舞兵器,迎向众贼,一场惨烈的殊死搏斗随即展开。  尽管李老祖的徒弟们个个身手不凡,但贼人全是高手,尤其是邀请来的那十数个贼人,都是当今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不一会,就有十几个道士惨死在贼人的刀下。尽管面对强大的敌人,但众道士毫不退缩,一个个奋力拚搏,将贼人挡在壑口处。  又过半柱香的时间,数十个道士大半被杀,仅留下李老祖身边的六七名道士仍在孤军奋战。  然而,终也没能挡住贼人的惨杀,数十道士全部遇难无一生还。  众贼人将李老祖团团围住,发一声喊,一齐杀向练功正在紧要处的李老祖,眼看李老祖就要惨死在众贼人的刀下,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就见在李老祖的身边形成的那团雾气一波接一波地向外扩张,越来越浓,波及的范围也越来越大,倾刻间,浓雾摭天蔽日,天地相接,将众贼人裹在浓雾之中。接着,只听一声撕金裂币般的爆响,那团浓雾轰地一声爆炸开来,数十贼人全被爆裂成碎片,破衣、碎尸、残兵器漫天乱舞。  而后,就听到李老祖洪亮的笑声响彻云霄,在空旷的山谷中久久回荡。  原来,就在徒弟们死伤殆尽的危急关头,正好李老祖调息完毕,气归丹田,情急之下,聚全身之力,将毕生功力运至极限,向外一吐,就好似数车炸药一齐爆炸一般,发出了一股势不可挡的强大威力。  一场惨烈的战斗,随着数十贼人的全部消亡而告结束。  战斗结束后,李老祖命弟子们清理了战场,把战死的弟子一一厚葬,将壑口处的这处千仞绝壁命名为“舍身崖”。    【后记】  “舍身崖”一役,“张一刀”闻风丧胆,更骇于李老祖的仙功神力,连夜收拾细软,携带数百喽罗逃之夭夭,从此再没有人敢随便踏进性空山一步,这就为李老祖清修创造了安静的环境。五年后,李老祖幽隐山中,潜心修行。清嘉庆乙卯正月十三,李老祖功德圆满,坐化在一古藤椅上,寿考数百。圆寂时李老祖容颜未改,遗体完整无损地安放在老祖殿后的古崖中。这种稀有的人身标本,除此之外只有安徽九华山才有,可谓性空一绝。 共 371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癫痫研究院哪家好
癫痫病发作的时候该怎么办

上一篇:夜行43

下一篇:情人节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