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透视小邪医 第二十八章 噬心蛊虫

发布时间:2020-01-16 23:15:59 编辑:笔名

透视小邪医 第二十八章 噬心蛊虫

“二小姐回来了。”

一个保姆模样的中年妇女看着聂文灵开口叫道。

“王妈,我姐姐呢,她现在怎么样?”

“哎,大小姐刚刚吐血昏迷了,现在正在楼上房间内,情况好像很危险,先生和夫人还有向佐少爷都在上面。”

那个王妈开口说着。

“你在这等着,我上去。”

聂文灵对着叶说了一声,就急匆匆的跑上楼了。

此时楼上的一间房间内,聚集着不少人,一张整洁的床上,躺着一位美女,不过此时这位美女脸色呈现病态的白,嘴唇干裂,眸子紧闭,气息微弱,看起来没有任何的精气神,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正在旁边把着脉。

旁边则是站着一对中年男女,男的一张国字脸,留着少许胡茬,面容深沉,眉宇间带着一股威势,整个人给人一种强势的风范。

旁边的女人则是一脸贵妇样,不过此时一双眸子含着泪水,满脸担忧着急的神色看着床上的美女,旁边还站着一位穿着西装的年轻男子,眉宇间有些阴沉,眸子闪烁着光芒。

“姐姐!”

这时聂文灵冲了进来,看着病床上的姐姐,满脸担忧的神情冲了过去。

“文灵冷静一下,周老正在给文玉看病呢”

那个年轻男子一把拉住了聂文灵的手,开口道。

“爸,妈,姐现在怎么样了?”

聂文灵满脸着急的神色说道。

此时那个头发发白的老者面容沉重的站了起来。

“周老,情况如何?我女儿她现在怎么样?”

顿时那个中年男人神情紧张的看着这位老者。

“哎,老朽眼拙,直到现在也难以看出小姐患的是什么病,只是体内的精血在不断的减少,导致她身体机能不断下降,如今各个器官都处于衰竭的状态,实在是难以医治啊。”

那位头发花白的老者叹了一口气说道。

“什么?那不是我女儿没得治?”

这位中年妇女身子一颤,满脸苍白的说着,身躯差点倒下,被那中年男人扶住了。

“老朽实在是无力医治,不过这华夏地大物博,各种医术高人不少,或许找到一两位这样的高人就有机会救活小姐的命了,不过如今这小姐恐怕等不了了。”老者摇了摇头说道。

“姐,你不要死,你不要死啊!”

听到老者的话,聂文灵就扑到了那床边,拉着躺在床上的那位美女的手,眼眸含着泪水说着,完全没有了那股桀骜如霹雳娇娃的气质。

“你们如果相信我的话,我倒是愿意出手让这位美女姐姐活过来。”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兀的响起,房间内的众人都是神情一怔,猛地回头,就看到那房间外走进来一道身影,正是叶。

“你是谁?”

中年男人眸子凝视着叶,眉头一沉,带着一股威势。

“你怎么进来了,我不是让你在下面等着我么?”

聂文灵听到叶的身影,猛地转头,看到他走了进来,顿时脸色一变开口喝道。

“我如果不来的话,你姐就真的死定了”

叶淡淡的说道。

“小子你胡说什么,不管你是谁,马上给我出去。”这时那个穿着西装的年轻男子看着叶不客气的说道。

“不出三日,这位美女姐姐必死!”叶眼眸闪过一抹精芒吐道。

“你……”聂文灵当即被气的不行,眼眸狠狠瞪着叶,有些怀疑自己带这个家伙回来是不是有病。

“你说什么,你凭什么诅咒我女儿?”

这位看起来应该是聂文灵和床上美女母亲的妇女看着叶这么说自己女儿,本就苍白的脸庞更是充满了怒意。

“年轻人,如果你不说清楚的话,恐怕今天……”

中年男人一脸深沉的注视着叶,眸子闪过一抹凌厉的光芒。

“这位美女姐姐根本就不是得病了,而是中了一种毒,一种名为噬血蛊的蛊毒,体内有一只噬血蛊虫在不断吞噬她的精血,导致她生命机能下降,身体器官衰竭,不出三日,她体内的精血就会全部被这噬血冲吞噬干净,到时候她就结束了这年轻的生命了。”

叶眸子转动着,淡淡的说道。

而在场的人听到这蛊虫和蛊毒都是一脸疑惑的神情,唯有这个周大夫和那中年男人神情微微动容。

“你胡说什么,什么蛊虫,什么蛊毒,不知道就不要乱说,干净给我出去,否则我叫人了。”

穿着西装的男人对着叶冷冷的喝道。

“不,他并没有乱说,华夏的确存在着蛊毒,那乃是华夏苗疆之人为擅长的,这蛊毒比之任何毒药都要厉害,而且杀人不见血,或许这小姐的身体正是因为这蛊虫所知,只是老朽医术浅薄,察觉不出。”

那头发花白的老者淡淡的说道。

“既然连周老你都看不出来,这个不知道那来的小子又怎么可能看的出来,我看他根本就是在这哄骗大家。”那西装男子阴冷的说道。

“你快走吧,马上离开这里。”

聂文灵此时也一脸尴尬的看着叶,连忙说道。

“如果你们真的不相信我的话,我可以走,不过就是可惜了这么一位绝色的美女姐姐啊。”

叶叹了一口气,转身就要走出去。

“慢着!”

就在这时,那位中年男人突然开口道,让众人脸色一变。

“义父这……”那位西装男人正要开口,却被中年男人制止了,此时他一双眸子凝视着叶。

“你真的有办法救我女儿。”

“当然,我可是绝世神医,如果连我都救不了,那这个世界上估计没什么人可以救你女儿了。”

叶撇了撇嘴,自信而狂傲的说着。

“好,我给你这个机会,如果你真的救活了我女儿,我聂云天一定万分感谢,但是如果你治不好,那后果会如何,我就不知道了。”

中年男人一双眸子极具威势的凝视着叶,沉声吐道。

“放心吧,在我眼中只有治与不治,从来就没有治的好和治不好一说。”

叶嘴角微扬,淡淡的说着,散发出来一种天生的自信。

“好,我愿意相信你,马上开始吧,需要什么工具?”

上海市嘉定区牙病防治所预约挂号
天台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南京治疗宫颈炎医院
烟台治牛皮癣的专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