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科学文成公主徐凤翔一息尚存不落征帆

发布时间:2019-06-26 12:47:33 编辑:笔名

科学 “文成公主”徐凤翔:一息尚存不落征帆

原标题:徐凤翔:一息尚存不落征帆(关注)

徐凤翔向朋友赠书。

人民视觉

题记:

一个一个、一群一群、一批一批知识的苦力,智慧的信徒,科学与文化的“朝佛者”啊,我们也是一步一步跪地在险路上走着。恁是怎样的遭遇,我们甘心情愿,情愿甘心。

——摘自徐凤翔的“科学知己”、作家黄宗英报告文学《小木屋》

“感谢各位朋友冒着暑热,来给我这个‘80后’老太婆捧场。”前不久在中国环境出版社举行的《高原梦未央》发布会上,新书作者、生态学教授徐凤翔向与会者颔首致谢。

白色的短衫、褐色的长裙、表情丰富的眼神,轻盈的脚步、敏捷的思维、壮心不已的豪情……让人忘了她的年龄——82岁。

“我有幸终生从事林业研究和生态环保事业,受教于大自然。尤其是在年近半百之时,往返跋涉于大高原的苍天厚土……”在随后举行的“走进高原深处”报告会上,徐凤翔娓娓道来,回顾她倾其一生的高原梦、生态情。

46岁单身赴藏,开高原森林生态研究先河;65岁下高原,在北京灵山创建第二座“小木屋”,传生态保护之道; 80岁再着新书,报高原培植之恩、还亲友相助之债……

讲者动情,听者动容。

1

科学“文成公主”

带着嫁妆进藏

1931年,徐凤翔生于江苏丹阳。江南水乡的灵秀、家庭教育的熏染,让年少的她做起了文学梦。一个偶然的机会,却把她引入“林家大院”。

那是1950年,徐凤翔在照顾中风卧床的父亲之余,常跑到附近的新华书店看书。一次,她无意中读到《中国林业杂志》创刊号上新中国首任林垦部部长梁希的文章:“把河山装成锦绣,把大地绘成丹青,新中国的林人同时也是新中国的艺人……”诗意的语言,特有的时代激情,让她转入“林家大院”。

南京大学森林系毕业后,徐凤翔被分配到南京林学院(南京林业大学的前身)任教。此后的20余年里,除了日常的教学科研,她特别钟情于野外考察。长白山林区的松涛,阿里山的密林……徐凤翔考察了除西藏之外的主要林区,为后来的高原生态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77年,南京林学院接到援藏任务:派一名森林生态学专业教师赴藏任教。获知这一消息,已是人到中年、儿女成双的徐凤翔热血沸腾。她说服了家人和领导,终于获准入藏。

任重道远赴边疆,夕照征途鞍马忙。无须反顾江东岸,留得余晖育栋梁。徐凤翔以诗言志,与丈夫范自强道别。

经过艰苦的长途跋涉,年近半百的徐凤翔由川入藏,独上高原。到达位于林芝地区的西藏农牧学院后,她热泪盈眶:经过20余年的向往和争取,终于进门了,归家了!

除个人衣物,徐凤翔还带来了测树、测土、林分调查、气象观测的教学用具和一批专业图书。农牧学院的段书记笑称:科学的文成公主带着嫁妆进藏来了。

2

奠西藏森林

生态研究之基

两年援藏期满,徐凤翔赴京汇报,她向国家科委力陈开展西藏高原生态研究的意义,申请创建高原生态研究所。经过6年的多方吁请,54岁的徐凤翔于1985年正式调藏,重上高原。

建所报告通过后,她连续三天“赖”在自治区副主席拉巴平措的家门口。拉巴平措深受感动,特批60万元经费。徐凤翔精打细算,在尼洋河畔建了一座2600平方米的科研小楼,购进了一批观测设备。这座以木质结构为主体,集办公、住宿、观测、育苗于一体的“科学小庙”,被她亲切地称为“高原小木屋”。

“科学小庙”规模虽小、人员虽少,却是我国高原生态研究的摇篮。徐凤翔的爱人范自强利用假期赴藏,帮助设计建设了分析实验室。除了在所内建立常年定位站,研究所还在农牧学院和色季拉山的东西坡上设立了观测点,常年开展森林生态定位研究,观测、采集了林分生长、树冠径流、地表植物等科学数据。

野外考察是研究所的重头戏。从海拔800米的亚热带林区到5400米的珠峰大本营,从不通公路的墨脱到人烟稀少的那曲,从道路奇险的金沙江两岸到崖陡流急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徐凤翔野外考察行程12万公里,其中骑马2000多公里、步行近3万公里。通过实地考察,她获得了大量宝贵的手数据、标本和图像资料。她带领同事对西藏的主要生态类型,特别是森林类型的生物组合、结构和生长、分布规律、资源价值、保护利用方法等,进行了系统的调查分析,创立了西藏森林生态学,并推动了林芝云杉林、巨柏林、墨脱林区生态与珍稀物种等西藏多个自然保护区的建立。

塌方滑坡、蘑菇中毒、疟疾发作、蚂蟥叮咬、狼群围困……面对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徐凤翔处之泰然、从容应对。

如今,藏东南地区的一些老人依然能记着她当年的光辉形象:上下鼓鼓囊囊(仪器设备),左右瓶瓶罐罐(土样、水样标本),遇车伸出“熊掌牌”(途中招手,请求搭便车)。

常有人问:你不寂寞吗?徐凤翔如实相告:寂寞,也不寂寞。野外科考时,有丰富多样的树木草虫为伴,那来寂寞?回到研究所忙于资料整理,没有时间寂寞。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闲暇之余,孤独寂寞和思亲之情悄然来袭。“妈妈把草木当人养,把我们当草木养”——想起女儿的抱怨,她更感内疚。晨昏月夜,遥望千里之外的江南小家,徐凤翔只能自我排解!

3

创建北京

灵山小木屋

“华夏西隅,登高纵览:观高原无限,雪峰高耸……而今自然灾害频发,人为索取不断,绿荫褪色,大气增污……更令人堪忧者:社会阶层多陶醉于建设之快速,沉湎于消费之繁荣,游乐于伤残之山水,而较少为生态危机忧患,为保护生态竭力。想吾世人,应直面神州,自思自检,及时醒悟,善待自然……”

这段发人深省的话,来自徐凤翔构建的第二座小木屋——北京灵山小木屋。

1995年,由于身体原因,在西藏工作18年的徐凤翔离开了她眷恋的大高原。她本可以在家含饴弄孙、颐养天年,但未竟的高原之梦,时时萦绕于心头:一是为雪域高原正名——西藏并非荒凉的“生命禁区”,而是生态类型多样、物种丰富的风水宝地;二是开展环保科普教育,传播生态保育之道。

走下高原的她再上灵山。位于北京西郊的灵山,海拔2300多米,徐凤翔称之为“北京的珠穆朗玛”。经多方游说、化缘,北京灵山生态研究所终于在1995年12月正式挂牌。的“贺礼”,是从藏东南运来的一批花草苗木,包括高原生态研究所的“所树”林芝巨柏和“所花”西藏黄牡丹。

造型装饰很像西藏小木屋的灵山生态研究所,内设中国高原纵览展室、灵山生物多样性展室、生态教学楼等。院内的80余亩园圃和温棚,引种成活了来自西藏和其他地方的近百种乔灌草植物。10多年来,灵山生态研究所先后接待参观者两万多人次,被誉为“独特的生态科教园地”、“绿色的藏汉团结纽带”。徐凤翔本人和她的研究所,分别获得我国的环保大奖——“地球奖”。

4

情系大自然

高原梦未央

此生阅历千重山,心波浩渺难驻鞍。古稀之年的徐风翔依然壮心不已。2001年,70岁的她再上高原,考察珠穆朗玛冰雪荒原、藏北高寒草原—草甸、藏东南色季拉山林区;2002年,考察新疆北部的阿尔泰—喀纳斯、天山—伊犁和塔里木河胡杨林区;2003年,考察滇西高黎贡山、梅里雪山、泸沽湖林区……

之后,她又东赴日本、北飞美洲、南下亚马孙……通过生态对比性考察,徐凤翔对生态保护和资源利用有了新的感悟。

一路走来,一种负债感油然而生,挥之难去:自己大半生奔走在大自然、大高原的天地间,深受自然万物启悟之恩、身负社会亲朋相助之债。所受大恩,焉能不报?身负大债,岂能忘还?

一介书生,只有以文相报。80岁时,她决定再写一本新书,以报恩偿债于万一。

此前,徐凤翔已出版《森林生态系统与人类》、《中国西藏山川植被》、《西藏高原森林生态研究》、《走进高原深处》等多部着作。在她看来,这些以专业论述为主的书,未能反映自己数十年专业考察中的“景中之情”。

在新书写作中,先是老伴范自强猝然离世,后是自己被查出肠道肿瘤……以“一息尚存、不落征帆”为座右铭的徐凤翔没有倒下,坚韧前行。经十年酝酿、三年熬炼,图文并茂、情理交融的《高原梦未央》终于付梓。

在新书发布会上,她把自费购买的2000本书分赠给大家:“希望今天在场的朋友都能当我的邮递员、通讯员,把自然之道传递给更多的朋友。”

“80后”老太说,她将继续赴国外进行生态考察,计划三年内再写两本书。

原标题:科学“文成公主”徐凤翔:一息尚存不落征帆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有赞微商城入驻费
微信小程序如何注册
开通微商城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