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湖北孝昌板栗减产价格暴跌栗子烂在树上无人

发布时间:2019-10-13 06:39:15 编辑:笔名

  湖北孝昌板栗减产价格暴跌 栗子烂在树上无人采

  位于湖北省孝感市孝昌县的小悟乡,地处大别山南麓,由于山场面积大,这里家家户户都种植板栗,是远近闻名的板栗专业乡。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采收板栗的黄金季节。但是今年在这里却看见,漫山遍野的板栗树上,成熟的板栗挂满了枝头,却乏人问津。

  :现在没人收吧?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村民:全部烂在山上吧。

  :今年多少有卖一点吗?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村民:卖了一点点。

  :卖了多少?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村民:大概卖了四分之一。

  :卖的价钱怎么样?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村民:卖的大概是一块一、一块二,现在没人要啊。

  这位村民告诉,去年九月初收板栗的时候,乡里漫山遍野都是从外地来的收购商,但是今年这些客商全都消失不见了。在板栗种植面积较大的凤砦村,遇到了一位正在收板栗的本地商贩胡万林。

  :去年收多少钱一斤啊?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商贩胡万林:去年是收两块八(一斤),涨到到三块多。

  :今年呢?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商贩胡万林:今年我开始收两块,再收一块八,再一块六,再一块五,

  :这个多少钱一斤收的?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商贩胡万林:一块左右一斤。

  从去年每斤三块多的收购价跌到如今的一块左右,面对价格的大幅跳水,凤砦村里板栗种植面积的农户胡玉珍愁得直跺脚。她告诉,要是在往年,自己根本不会卖。但是今年,村里就只有胡万林这一个商贩,卖给他成了没有选择的选择。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凤砦村板栗种植户胡玉珍:今年不卖给他,现在没人来收,要是送出去,太远了,我们背不起 ,背不动。

  胡玉珍告诉,去年板栗收成好、价格也好,家里雇人收了4千斤的板栗,抛去人工费用还收入了上万元。但是今年的价格太低,收成也不好,根本不敢请人。老两口自己在家打了八九百斤板栗,才卖了不到一千块钱。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凤砦村板栗种植户胡玉珍:卖不起价来。今年价钱太低了,卖不起价来,太吃亏。

  胡玉珍所在的小悟乡有21118人,耕地面积只有1.46万亩,人均还不足7分地。一年种稻谷下来收入不过七八百元,种植板栗是这里村民们重要的收入来源。汪永坤和村里其他的年轻人一样,常年在外打工,每年只有在春节和板栗丰收的时节才会回家。然而今年行情不好,汪永坤成了村里回来的年轻人。尽管他和父母每天都起早贪黑的干活,但家里的板栗才收了6成,而他们根本不敢雇人。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凤砦村村民汪永坤:请人来打的话,一天大概一个人大概要花一百块钱左右,一百多块钱。

  汪永坤和父母三个人,一天连打带剥,能产出300斤-330斤栗子。今年小商贩们收购板栗的价格只有一块钱,这些板栗也就能卖300—330元。也就是说如果雇人采收板栗,不仅不能挣钱,还得倒贴生活费。正是由于雇人采收不划算,一些上了岁数的村民们一般都只把房前屋后的板栗采摘了,而山上的板栗就这样整片整片的烂在了树上。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凤砦村村民汪永坤:都不愿意请了,人家自己有多少劳动力,慢慢的做,能收多少就收多少,收不了就算了。特别像山附近,前面都已经收完了的,像山后面的,太远了,就烂掉在山上算了,不要了。

  炒不熟的栗子—追问原因

  小悟乡人均耕地面积很少,但是山场却很大,因此种植板栗成了村民们主要的经济来源。全乡板栗种植面积就达到了5.2万亩,以往每年可以至少为当地人均增收上千元。然而今年,可爱的板栗却没给他们带来这样的福利。村民们很想弄明白,为什么去年可以卖到3块多一斤的板栗,今年只能卖1块钱?

  去年还卖到了每斤3元多钱的板栗,今年却只能卖到1元钱。尽管价格“低得离谱”,但胡玉珍和丈夫汪民辉仍然希望尽可能的多卖一些。今天她决定和丈夫一起,再上山打一些栗子。可是山里的天气说变就变,才刚打了一会儿,天就下起雨来。胡玉珍担心,这一下雨,山上的板栗就坏得更快了。而汪民辉也不停地感叹,这雨下得不是时候,之前的六七八月正是板栗需要雨水的时候,可偏偏整个地区都遭遇干旱,致使今年板栗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减产甚至绝收。即便是长出来的,也因为水分不足个头偏小。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凤砦村板栗种植户汪民辉:丰收的时候,风调雨顺的时候,都是像这么大。现在就这样的大小,影响我们的收入。

  同在孝昌县的观音湖柳林村,这里的板栗种植户们今年同样饱受干旱的困扰。

  湖北省孝昌县观音湖柳林村板村民:去年四千斤,今年减产两千斤。

  :今年跟去年比少了多少?

  湖北省孝昌县观音湖柳林村板村民:差远了。三股差两股。今年树都干死了。

  阳松周是孝昌当地的一位板栗收购商,他告诉,今年孝昌全县采收的板栗才只有100余吨,仅仅相当于去年全县产量的五分之一。而去年河南信阳以及湖北罗田等板栗产地又都出现了欠收,当时来自全国各地超过200名的客商云集孝昌,将孝昌板栗疯抢一空,一时间板栗价格水涨船高,创下了10年来的价。

  湖北省孝昌县板栗收购站阳松周:都是河南信阳的,还有安徽的,还有那个湖南的,他们每年都要过来,但是今年信阳的几乎是一个都没有过来。

  :为什么?

  湖北省孝昌县板栗收购站阳松周:去年搞的都赔钱了,今年知道这边的个头比较小就没有过来。

  今年,信阳、罗田等地的板栗都获得了丰收,而孝昌反过来成了欠收地。客商们自然也都水往高处走了。

  :您今年怎么不来了啊?

  河南信阳板栗收购商:今年我们老家的栗子收的不错,价格跟你们那边价格也差不多,我们就没过去了,天旱,利润少就没过去。

  除了减产,干旱所导致的另一个结果是虫害。对于孝昌板栗来说,虫害比干旱更加致命。看见,在成片的板栗林中,随处可见被毛虫啃食殆尽板栗树,不少板栗树上更是被吃得一片叶子都没有剩下。此时采摘下来的不少板栗已经从内部开始长虫。

  :去年没长(虫)?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凤砦村板栗种植户汪方明:去年有一些,但是不多,今年虫多一些。

  :为什么今年虫多一些呢?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凤砦村板栗种植户汪方明:天干。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凤砦村板栗种植户胡玉珍:今年完全被毛虫吃了。

  :完全被毛虫吃了?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凤砦村板栗种植户胡玉珍:嗯,吃了就不长。

  炒不熟的栗子—自生自灭、无奈与希望

  孝昌板栗一直以个大味美闻名。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开始,孝昌县就通过不同途径大规模发展板栗种植。近几年来,又通过退耕还林等项目发展板栗种植,面积已达十万余亩,成为了当地的支柱产业之一。但是今年的一场干旱让农民们一年的付出打了水漂。栗贱伤农,除了无法左右的天气因素,是否还有人为因素的存在呢?

  从孝昌城区到阳松周的这个收购站,距离为20公里,但是由于路上到处是泥泞坑洼,路面又特别窄,司机单是走这一段路就要比平时多花三倍的时间。

  货运司机:我昨天也(准备)叫一个车过来,他说好走吗?我说就20多公里得一个多小时,他说你一说就懒的走,不过去,算了。

  村民汪永坤告诉,这条通往县城里的路还是十几年前修的,如今早已泥泞不堪。要致富,先修路。这是村里人的共识。但路一直修不好,车进不来,板栗就只能靠人力或者小商贩的三轮车往外送。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凤砦村村民汪永坤:交通方面不方便。

  :怎么不方便,这个(路)车能进来吗?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凤砦村村民汪永坤:大车进不来的,还要送到下面去。

  汪永坤的父亲汪方明至今还记得,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孝昌的板栗远销日本,就能卖到十几元钱一斤。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乡里就一直在鼓励板栗种植,那个时候还能见到林业部门的技术人员来指导嫁接和种植。然而让汪方明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近十年来,种植面积在不断加大,板栗却越来越不受主管部门的重视。

  :有人来指导过吗?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凤砦村板栗种植户汪方明:开始十几年有,现在一直都没有。:十几年以前了?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凤砦村板栗种植户汪方明:是的,那有个农技站,现在我也搞不清楚。

  :没见过现在的农技站?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凤砦村板栗种植户汪方明:没有,没有。

  村民们告诉,今年干旱时间长达三个月,虫害十分严重,板栗树无一幸免的遭受到了虫害的侵袭。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凤砦村板栗种植户胡玉珍:那是一片的虫,吃的香,起得厚,没有了,全都吃光了,一片一片的。

  但是却在当地林业部门得到了截然相反的答复。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林业站站长田中洲:虫害我跟我们县林业局森防站站长也去过,不是很严重,已经到收的时候,不是很严重。

  :您觉得今年的病虫害怎么样?

  湖北省孝昌县林业局森防站站长陈宝洲:不是很严重,实际上这个病虫害每年都是这样的。像我们今年我们在8月份吧,那是小面积的,我们也是送药啊,跟他们宣传啊,怎么防治啊。

  村民们告诉,他们并没有等来林业技术人员的身影,也没有等到林业站发下的农药。他们认为,正是由于主管部门低估了干旱对虫害的作用,才加剧了今年的重大损失。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凤砦村村民汪永坤:还是三年前有一次(发药),今年的话农户都没有收到这些农药。

  :那你今天打药了吗?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凤砦村板栗种植户汪方明:打了。

  :打的是自己买的,还是发的。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凤砦村板栗种植户汪方明:自己买的,没有发。今年药都打了,虫太厉害了,打不住它。

  在当地采访也了解到,对于一个远近闻名的板栗种植专业乡,当地没有冷库设施,没有板栗深加工产业配套,对于当前村民们面临的板栗滞销现状,政府也尚未出台措施进行补救。在外打工多年的汪永坤觉得,山里人还是要靠山吃山。他这次回来,就是希望能给家乡的板栗找一条出路。但是,回来这一个月的经历,却让他深刻体会到了理想和现实差距,要想凭借自己的一己之力要改变村里板栗种植的现状,并不容易。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凤砦村村民汪永坤:因为我在深圳那边我去了解过,一个冷库就像那个柴房那么大一块,那边那个平方,它要差不多两万块钱,大概是装的四五千斤,五千斤栗子左右。我一家差不多能装那么多了。再说每年就这一季的,你投资做个冷库,你不知道几年才能收回来。再说这个冷库又不知道能用多久,寿命多长,平时还要维护啊。

  自己修建冷库对汪永坤来说实在太昂贵了。现在他每天只要一闲下来,就会拿着一个小板凳往山上爬。因为村里没有通络,而山下的信号又不好,他只有到山上来找信号。用上,搜一搜上,看看有没有板栗采购的信息。前几天,他在百度板栗贴吧里发出的信息终于有了回应。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凤砦村村民汪永坤:不知道什么站的给我打了一个,然后说看到我的信息了,可以给我打个广告,但是要收费的,三千块钱一年。

  :那后来你做了吗?

  湖北省孝昌县小悟乡凤砦村村民汪永坤:没有,现在那个板栗价格卖不起来,不景气,我卖的钱还不够打广告钱呢。

  汪永坤的无奈在阳松周看来,还不是目前孝昌板栗的问题。就在孝昌东南200公里的黄冈市罗田县,这里今年的板栗获得了大丰收。去年来孝昌的客商们都涌向了罗田。而罗田的板栗之所以卖得好,根本的原因是当地的品种优良。

  湖北省孝昌县板栗收购站阳松周:(罗田)油栗价位是比较高,它不生虫,(孝昌)这个叫做菜板栗,它慢慢就坏掉了。那个油栗可以炒,糖炒栗子,这种板栗炒不开,它能生着吃,或者是炖汤都可以。

  正因为品种不一样,罗田的油栗可以保存7—10天,而孝昌的菜板栗只能保存3天。阳松周告诉,这是由于目前孝昌的板栗品种已经老化了。所以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引进新的品种,以满足储存条件和市场需求。

  湖北省孝昌县板栗收购站阳松周:以前宣传还是本地政府宣传种植板栗的。

  :什么时候宣传的?

  湖北省孝昌县板栗收购站阳松周:那有十几年了,一、二十年了。现在品种一直没有更新。

  :这种更新品种的话,从技术上来说难吗?

  湖北省孝昌县板栗收购站阳松周:不难,只要政府调一批好一点的苗子,然后发给农民嫁接就可以了,嫁接之后三年、两年就可以结板栗了,非常快。

  炒不熟的栗子——南就水村的经验

  没有冷库设施,没有板栗深加工产业配套,对于当前山民面临的板栗滞销现状,一时间,政府也找不到得力的措施进行补救。可以说,孝昌板栗产业基本处于自生自灭状态。当地种植户希望政府能在种植上多一些技术指导,在销售上多一些牵线搭桥,让板栗产业做大做强。小农户到底该如何对接大市场?农民们辛苦一年终赔本赚吆喝的无奈让人寒心。可究竟怎样才能解开产销之间信息不对称的死结呢?河北省邢台市南就水村的一些做法值得关注。

  9月中下旬正是核桃收获的季节,可当来到河北省邢台市白岸乡南就水村时却发现,今年这里的核桃几乎颗粒无收。

  南就水村农民专业合作社社长李何军:(全村) 往年大概都可以收到一万多斤,核桃有三四万斤,甚至更多,但是今年就是颗粒无收,损失太大了。

  南就水村农民专业合作社社长李河军告诉,就在今年4月份的谷雨时节,这里下了一场霜冻,将已经结果的核桃、柿子、板栗几乎冻死,农作物也因此绝收。在随村民上山的路上,也注意到,村委会主任郝二汉家的一颗核桃树,偌大的树上几乎看不到一颗核桃。

  河北省邢台县白岸乡南就水村村委会主任郝二汉:它冻了以后这不今年就颗粒无收了,你像往常的这个时候,就是⋯⋯差不多就是100斤,这100斤就差不多是一千元啊。

  :这周围长了这么多草,我看都是杂草啊?

  河北省邢台县白岸乡南就水村村委会主任郝二汉:这个像往常的情况下,我都把这个草都割了,割了以后核桃就好夹了,像今年这个颗粒无收,所以这个草就没有动它。

  南就水村地处太行山脉的深山区,是一个只有80多户,250多口人的小山村。由于村里耕地面积不多,再加上天气干旱,当地农民的收入主要依靠山上种植的核桃、柿子和板栗等经济作物维生。今年这场几十年不遇的天灾,对于靠地吃饭的农民来说,意味着这一年的收入打了水漂。可是让感到惊讶的是,当聊起今年的遭遇时,村民们的心情却比想象的轻松。

  村民:今年的这个收成,没有考虑呢,(卖的话)你肯定是比小商小贩要好,给你的价高。

  :那像今年这个板栗这种情况,你还打算就是买吗?

  村民:就是说要卖一点,要给合作社,合作社价钱高。

  这里的村民为何能如此乐观?他们的底气到底从何而来?这其实还要从几年前,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所研究员刘姝威(微博)的一个大胆尝试说起。2010年,南就水村的果树获得了丰收,板栗8万多斤,核桃3万多斤,晾晒柿饼2万多斤。但是由于是一家一户的散乱模式,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经营模式和品牌,这里的农产品总是遭遇滞销。中央财经大学刘姝威教授从2008年开始,就以南就水村为研究样本,进行“转变农业发展方式,增加农民收入”的实证研究。正是在她的建议下,南就水村在2010年12月成立了农民专业合作社,全村88户255口人全部成为了合作社的成员。合作社作为一个法人单位,统一经营和销售村子里的农副产品,而且还设计了自己的商标。

  河北省邢台县白岸乡南就水村支部书记李全:合作社成立以后这个后顾之忧就不存在了,这个合作社讲明了,根据市场,要比市场高出两块钱。再一个这个合作社成立以后,在销售方面减少了中间环节,直接对客户。从来交了合作社以后,东西还没有成熟的时候,可以说已经卖出去了。

  2011年5月份,南就水村又在淘宝上开了店,同时还开设了微博。合作社社长李河军,每天都要这样骑着摩托车在村子里转一转。现在正是村民们晾晒柿饼的时候,他会拍摄一些村民晾晒的柿饼,然后通过村子这台能上的电脑,把照片发到南就水村的微博上。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刘姝威:这个在上卖的一个变化的话也是未来我们发展的一个趋势是什么呢,就是它有固定的客户群了,所以现在来讲,我们应该鼓励,不论是家常农场和农民合作社,或者是当户的农民,你要知道把自己的产品跟你的客户直接联系起来。

  2011年5月,通过刘姝威教授的微博,南就水村还发起了“买核桃,修山路”公益活动,以每斤30元的价格预售南就水村的3万斤核桃。对于消费者来说,提前下订单付款,时间吃到新鲜的核桃,的确有别于普通意义上的络购物。而通过络直接将核桃卖到全国各地,对于偏僻闭塞的南就水村来说也是一件开天辟地的大事情,这给当地村民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南就水村村民安海群:这个东西也好卖了,价钱也高了,老百姓得到实惠也多,比零售那个强多了,他们光要你的,也不给你高价钱。

  安海群是南就水村的一位普通村民,他家一共承包了十几亩地,分别种了核桃和板栗。直到现在他还清楚地记得,在加入合作社之前,农产品销售难的情况。

  南就水村村民安海群:就是开着车去上镇上找,有时候也到村里也收,有的就到市里头去卖,然后也是价钱不高就卖了,人家工商税务就赶紧跑,不跑的话你就被抓。

  如今通过络销售,不但村民们增加了收入,也让村集体有了资金来源。2011年5月份,通过“买核桃、修山路”公益活动,南就水村合作社次有了集体收入。利用这次预售核桃的部分收益,再加上一家企业捐赠的30万元,南就水村终于修建了这条通往山上果树区的水泥路。与此同时,全村还修了5个大大小小的蓄水池,基本可以满足全村100多亩耕地和周围林地的灌溉。

  然而好景不长,今年四月的这一场天灾,让南就水村的村民又陷入了有渠道却没货卖得尴尬境地。但是村民们为什么不担心不着急呢?

  李何军:今年的情况,在明年肯定是有核桃。

  原来今年南就水村尽管遭遇了绝产,社长李何军却没闲着,他一直在和老客户保持着联系。

  :这两天有客户给你发短信吗?

  李何军:有,这不是9月23日,湖北有客户发过来。今年跑过来问我的有一百五六十个。

  不仅和老客户发短信保持沟通,李何军也会偶尔更新易微博,告诉消费者南就水村今年的受灾情况。与此同时,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的团委书记张碘也动员志愿者们在络上,将今年南就水村的情况告诉给大家。

  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团委书记张碘:所以我们就马上又组织同学们,把以前我们宣传的微博、以前我们登录的发布消息的这些平台,全部掌控住,然后组织同学们,就是定期在上面发布信息。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刘姝威:的问题,在我看来是维护客户的问题。就是你只要把客户维护好了,能够保证你的质量不下降,人家主动会来找你的。

  农民专业合作社在南就水村试验已经有两年多,它的倡导者刘姝威告诉,虽然今年核桃绝收了,但对于现阶段的合作社来说,客户资源是非常宝贵的,维护客户关系是首当其冲的大事。而现阶段要想增加农民的收入,就要从农产品的营销方式上进行创新,包括完善适用于农民专业合作社,直接向消费者销售农产品的销售渠道或者平台,以及与此相对应的物流快递业务流程。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刘姝威:像农产品这样的,而且它要一次性地从这个,几乎是从田间地头直接拉出来,送到城里的各家各户,这样的话它整个的一个流程需要改变。

  半小时观察:

  南就水村因为有了一个农村合作的机制,农户们不但销售不用愁,价格上也有话语权,这与孝昌的板栗种植户的遭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其实无论是菜贱伤农还是农产品滞销,都不是因为市场饱和导致销售困难,而是没有一个畅通的销售体系。从孝昌板栗种植的现象可以看出,由于常年信息不对称,再加上一家一户的小农经营模式,当地农民根本没有议价能力。很显然,小和散,是农民和农业生产面对市场时无法做强的瓶颈。板栗种植是当地的主导产业,是农民收入的主要来源,也是政府扶持的核心项目。但是只鼓励种不帮着卖,不建立起畅通的市场对接渠道,板栗烂在地里也就不奇怪了。我们常说,扶上马还要送一程。农民在面对市场的时候,自身的力量单薄和弱势的,只有把政府的能力发挥出来,让一家一户的农业生产、农产品销售,从小而散变成大而合,让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在恰当的地方发挥出了它应有的作用时,地方支柱产业的活力才能切实走上健康运行的轨道。

信托
经典案例
二次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