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心愿江山文学网2

发布时间:2019-07-12 20:34:59 编辑:笔名

郊外,与繁华的都市相比,这里显得格外的宁静和幽深,衬托这里环境的是一座高墙环顾的监狱,墙上的高压电丝像一道道网,隔断了里面与外面的联系,让人非常压抑。  一辆市纪委的车驶进了监狱,市纪委书记严厉从里面走了下来,他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悦,甚至不停的咳嗽,手里提着一个袋子,在狱警的引领下走向了探视室。  在到达探视室的门口时,监狱长迎了上来:“严书记,他在里面,情绪有些不稳,您看是不是。算了。”“没事的,我正因为不想让他带着情绪离开这个世界,所以今天必须见他!”严厉很镇定的说。“那好的,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监狱长担心的说道。“谢谢!我会注意的”严厉说完,打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光线比较阴暗的房间,一张方形桌子摆在房间的中央,桌子的另一侧,一个穿着囚服、头发蓬松、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双手抱胸坐着,看见了严厉,立刻把头扭到了另一边。  对于这种境遇,严厉似乎已经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他提着袋子,慢慢的走到那人的跟前:“兄弟,我来送送你!”  那人抬起头鄙视的看了看严厉,又将头扭向了一边。严厉将袋子放在了桌子上,拿出了一瓶酒和两个杯子,他将酒打开,分别给两个杯子盛上,又将手伸进了口袋:“这是你吃的扒鸡、糖醋排骨,来,我们兄弟喝一杯!”  “哈哈哈哈!”随着一阵令人发怵的笑声,那人终于抬起了头:“亲爱的严书记,这算是的晚餐了吧,好,我宁做饱鬼,不做饿神。”说完,将酒端起一饮而尽,发疯似的用手撕扯桌子上的食物,不顾体面的往嘴里送。  严厉端起了酒,靠在墙角,他慢慢的品着这杯说不出滋味的酒,一边看着那人的疯狂举动。待桌上的食物几乎被吃尽之际,他才放下了酒杯:“兄弟,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住口!”那人拿起那还没有倒完的半瓶酒,大口的灌了一口,“我不是你兄弟,我他妈的不服!我怨!我恨!”  “那你不服什么?你怨什么?你又恨什么?”严厉冷静的问道。  “我不服,现在贪污受贿的不止我一个,比我贪得多的多了去了,为什么我就要吃“花生米”?我怨,那些小人!昨天还在向我表忠心,像条狗一样,今天他妈的就争先恐后的写我的控诉材料,真不是东西!呸!”  那人一下将目光对准了严厉,充满着怨恨:“我恨的就是你—我曾经叫了四十多年的大哥,我们钟家收养的一条白眼狼!”  “你说什么?”严厉脸色也开始变得难看起来。  “难道不是吗?你是一个孤儿,是我父母收养了你,父亲一手提拔你,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没有我们钟家就不会有你严厉的今天!可是你!”那人指了指自己穿着的囚服,“却亲手把自己的兄弟送上了断头台!哈哈哈哈!”  说完这些,那人又一次举起了酒瓶:“来!严书记,我恭喜你这次要高升了,祝贺你用自己亲人的献血染红了自己的顶戴花岭!”  “你这个畜牲!”严厉怒不可遏的冲了上去,一拳将其打到在地,酒瓶也从手中脱落,摔得粉粹。  “如果我们的政府官员都像你这样,那么国家真的要完了!”严厉义正词严的说道,“你们将国家权力据为已用,贪污受贿,置老百姓利益不顾,触犯国法,罪有应得!”  “哈哈!”那人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我罪有应得?难道我是主动的吗?当人拥有权力、高高在上的时候,任何人都来巴结,你叫我怎么办?甚至还有一些不要脸的臭婊子,晚上敲开老子的门”  “够了!”严厉斩钉截铁的说,“你还敢说自己是被迫的,不是主动的?你在担任县委书记的三年里,利用职权,受贿达200多万,该不该杀?你勾结建筑商、偷工减料、挪用工程款、中饱私囊,导致教学楼坍塌,20多名师生伤亡,该不该杀?你违规占用耕地修建别墅,竟用黑社会对上访的农民进行殴打。这一切难道都是你被迫的?你自己说说,该不该杀?”  “该杀!该杀!”那人发疯一样的吼道,“现在这样的情况难道仅仅我是的吗?我真的不服!要说该杀,杀的完吗?”“住口!畜牲!”严厉扇了他两记耳光,“一个朝代、一个国家之所以兴盛,并不代表没有奸臣,而是忠臣占大多数,我们党内有你们这样的害群之马、败类,但是我们更多的是忠于祖国、忠于党、忠于人民的好干部,我们的国家就依然可以兴旺发达。”  严厉顿了顿,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用手指着那人:“你听着,不要报幻想有人来救你,所有包庇你的人都被抓了,等待党纪国法的制裁!”  “啊?什么?都完了?”那人立刻像一只斗败的公鸡一样瘫倒在地,嘴里喃喃的念道:“不不不,不会的,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呀!我才45岁呀!”  “对,我也不甘心!”严厉轻蔑的看着那人,“县纪委书记秦政因为检举你的罪行,被你报复,你蓄意制造车祸,导致他怀孕3个月的妻子惨死,他现在躺在医院里,深度昏迷,生不如死!”“不不不!我当时只是叫人教训他一下,我没有料到会是这样!我也很难过呀!”那人急忙为自己辩解。  “哦!是吗?”严厉快步走上前,目光咄咄逼人,“我也不甘心呀,像这样好的干部落得家破人亡,而你—这个该死的却依然好好的活着,你说究竟是谁该不服!谁该恨!”  那人一下子默不作声了,严厉进一步的说道,“我们在调查你的时候,发现你信奉佛教,那我问你,佛家讲什么?”“因果报应!”那人很自然的回答道。  “好!现在有些干部做了错事,心里发虚,不问苍生问鬼神!整天求神拜佛!妄图消灾避难!那么我问你,种恶因得恶果,人在做,天在看!你造了那么多的孽,晚上能睡得安稳吗?那些冤魂能放过你吗?”严厉说完,那人已经头冒冷汗,目光呆滞,精神防线完全崩溃了。  严厉叹了一口气,他点燃了一支香烟,缓缓的转过身:“父亲之所以给我取名严厉,给你取名钟诚,就是希望我们成为走在世上坦荡荡的人,可惜,你太令他失望了!”“别说了,大哥,我服了!我对不起父亲,对不起母亲,对不起所有我害的人!呜呜呜呜!”那人竟嚎啕大哭起来。  严厉的眼睛也湿润了,他快步的走向了大门,在门口突然又停住了:“兄弟,你到了“那边”如果见到父亲,告诉他母亲我会好好孝顺的,别挂念!”“哈哈哈哈!”那人竟一阵惨笑,“大哥,我永远不会跟父亲见面的,因为我注定是要下阴曹地府的!”  严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监狱那阴森的长廊的,当到了外面后,忽然觉得有些眩晕,旁边的司机马上把他扶住,“唉!我真的希望他是一个!”“您说什么?”司机不解的问道。  “父亲在的时候,曾经给我们讲过,清朝一个清官曾经说过:但愿我大清朝杀大臣的刀永远生锈!我的心愿就是:永远都不要有干部被送到这里!我永远都不要再走进这里!”严厉说完,双眼望着天空,似乎在寻找着答案一样…… 共 263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男科研究院好
昆明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国内治疗羊角疯病的专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