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小小说五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1:40:56 编辑:笔名

李大款请家教  有个大款,姓李名九字大罕,是当地有名的农民企业家,家财万贯,人称外号李大款。可就是斗大的字不识一筐,为此也作了不少难,上过几次当,用一句时尚名词来讲,就是交了不少学费。凡是了解他的人都说他是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气旺,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代。  事实教育了他,使他认识到有文化的重要,决心把自己的独生儿子——李根培养成一个能识文断字的文化人。可是,儿子就是不争气,火烧屁股——稳不住,贪吃贪喝贪玩,就是不好好学习。  为了把儿子培养成栋梁之才,将来光宗耀祖,他也确实费了不少脑筋,经多方打听,通过关系,花了不少钱,给儿子转到了全市教育条件、师资力量、教学质量的学校。因为离家太远,也为了确保安全,便于监督,他安排了专人负责、专车接送。  他的良苦用心并没有得到回报,李根照常我行我素,上课不注意听讲,下课玩起来不要命,经常旷课,老师说也不听,学习成绩一落千丈。骂不管事,打舍不得,愁得他两眼赤马糊。  眼看就要升四年级了,咋办?李大款经过反复琢磨,决定给儿子聘请一位家庭教师,专职教孩子。  李大款是个雷厉风行的性格,说办就办。他立刻派人多方调查,以月薪5000元的高价,在当地聘请了一个稍有名气的退休老教师。可是没到半月,老教师以“学识浅薄、难以胜任”为由辞去了家教职务。  李大款也没有挽留,马上又聘请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女教师。没过满月,女教师一气之下不辞而别了。  李大款听别人说,远路的和尚会念经,他信以为真,从北京花重金聘请了一位教授级的人物。还真不含糊,老教授果然有些与众不同的教书办法。他针对孩子天生好玩爱动的特点,首先采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之术,和他一起玩耍。一老一少渐渐地成了莫伊不错的好朋友,进而发展到对老教授言听计从的地步。用他的话讲,这叫感情投入教学法。  李大款虽然心里不痛快,怕耽搁了儿子的学业,但当他看到越来越听话的儿子时,也逐渐理解了老教授的良苦用心。  老教授觉着时机成熟了,就逐渐地把他的兴趣往正道上引。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老教授在如何上好课的问题上也确实动了不少脑筋,琢磨了不少办法,推敲来推敲去,他有了主意。他了解到小李根和他的父亲关系,就决定先从认识他爸爸的名字教起。  老教授笑嘻嘻的说:“小李根,请坐好,今天老师教你认识一个人。”  李根不解的问:“认识谁?”  “你爸爸。”  李根突然站起来,拍着手“哈、哈、哈”的大声笑着说:“老师,你别逗了,我比你认识他早多了,还用你教吗?六指划拳——多此一举。”  老教授并没有生气,倒是客气的说:“你说的不错。你虽然早就认识他这个人,但你能认识他的名号吗?”  小李根傻眼了,不解的问:“老师,啥叫‘名号’?”  “名号就是姓啥?叫啥?比如你爸爸,李大罕就是他的名号。你明白了吗?”  他不以为然的说:“这有啥难的?”  “那就好,今天咱就从认识‘李大罕’三个字开始。”他说着从教桌上拿过白板笔,在白板上公公正正的写上了“李大罕”三个字。然后转过身来,用手指着那三个字说:“跟我一起念。”  “行。”  老教授念一句“李大罕”,他也跟着念一句“李大罕”。连续念了五遍后,老教授问:“记住了吗?”  “记住了。”  老教授夸着说:“李根真棒。明天继续学,现在下课,玩去吧!”  “是。”他满口答应着向外跑去。  第二天一考,他又忘了。老教授又重新领着他读了几遍,又手把手的教他写了三遍。等到第三天,当老教授再次指着那三个字让他念一遍时,他虽然没有说不会念,但没有正面回答,只是不耐烦的说:“念啥?再念还是他得个老舅子。”  老教授既生气又好笑,实在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老师,你笑啥?我说的不对吗?”  老教授被问住了,不知如何回答好。说对不是,说不对也不是,究竟如何回答?老教授一时也作了难。他“唉——”了一声也没有正面回答,说了句“你太聪明了,我难以胜任。”一跺脚走出去。  他看着他的背影,连蹦带跳的说:“老师忒膗了,被学生问住了,考了个大鸡蛋,得了个零分,真好、真好。”  老教授没有理他,一直走进李大罕的办公室,以“难以胜任”为由要求辞去家教职务。李大罕再三挽留,老教授始终没有答应。他不解的问:“究竟为什么?”  老教授苦笑着,没有回答。  送走老教授以后,李大罕把儿子叫到办公室,问:“你知道老教授为什么走吗?”  “不清楚。”他答得很干脆。  “不可能吧!”李大罕用怀疑的目光瞅着他。  “大概、可能是怎么、怎么一回事。”他把这两天老教授教他认字的过程讲了一遍后说,“是他忒膗了,连个小问题都回答不上来,不走干啥?”  李大罕终于明白了,气得他白眼珠子起红线——血灌瞳仁。忽的站起来,举起拳头向李根的头上砸去。  说时迟、那时快,小李根也不含糊,双手一包拳,往上一举,叫了声“开”,就听到李大罕“哎吆”一声,右手就不听使唤了。   妈妈,我错了吗?  我有一个长方形的存钱盒,放在我的书房里。几年来,爷爷、奶奶、姥姥、老爷、舅舅、叔叔、阿姨给我的压岁钱和爸爸、妈妈平时给我的零花钱,我不舍得花,因而,盒里的钱慢慢地鼓起来了。  有一次,一位卖糖葫芦的伯伯在我家门口叫卖。冰凌透明的糖葫芦馋得我口水都流出来。我经不住它的诱惑,转身向家跑去。从存钱盒里拿出一元钱,返身跑回来。突然妈妈的话响在我的耳畔:“一粒米不容易,滴滴汗水换来的。”我又没舍得花。  去年,玉树发生大地震的第二天,学校号召同学们自愿向灾区的小朋友捐款。我忍不住了,偷偷地跑回家,开开门,拉开小抽屉,掀开存钱盒,急忙从盒里抓了一把钱,转身往回跑,来到募捐箱前,从兜里掏出钱来,刚放进去,上课的铃声就响了。  第二天中午我刚回到家,就听到妈妈的喊声:“安泽,你过来。”  我望着妈妈严肃的表情,立刻紧张起来,心想我又犯了什么错?我正忐忑不安的想着又听到妈妈的教导声:“一粒米不容易,滴滴汗水换来的。大人挣钱容易吗?不能养成乱花钱的坏毛病。”  “妈妈,我懂。”  “那我问你,存钱盒里的钱为什么少了许多?”妈妈问。  “噢,原来如此。”我彻底明白了,就把募捐的事说了一遍后问:“妈妈,我错了吗?”  妈妈笑着说:“乖孩子,没错,妈给力!”  我瞅着妈妈灿烂的微笑,紧走两步来到她的面前,给了妈妈一个甜蜜的长吻说:“乖妈妈,真好!”  我的话把全家人逗得都笑了。   等候  在重庆大学读大二的青年学生王飞腾,参加完同学们寒假聚会已经是夜间九点多了,他穿着单薄的衣服,骑着一辆旧自行车,顶着“呼、呼”的寒风,冒着鹅毛大雪用力向前蹬着。白茫茫的雪片被风戏耍着,一会儿飞上去,一会儿又落下来,遇到阻力打个旋儿。大街小巷的灰色路面渐渐地被染成了银白色的玉带,使这座只有五十多年历史的小县城变成了雪的世界。  在一个十字路口处,他握紧车把缓缓的向右拐去,突然,前轮失去了平衡,左右摆动起来。他急忙双脚着地,控制住车子慢慢地停下来,回头一看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映入了他的眼帘。“那是什么?”他问着自己拐回去。  他停下车子,弯下腰,伸手捡起来一看,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黑色文件包。他向四下里一望,除了风刮雪飞以外,几乎一个人影儿也没有。“咋办?”思来想去有了主意,他把文件包放进车栏里,推着车子来到一盏昏暗的路灯下,支好车子,张望着四面八方的动静。为了使父母放心,他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妈,我有点儿事,晚一会儿回去,你们先睡吧!”  “孩子,还是早点儿回来吧!雪下得这么大,小心路滑,千万注意安全。”妈妈不放心叮嘱说。  “妈妈,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回答后就把手机挂断了。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风越刮越急,雪越下越大,气温越来越低,身上也越来越冷,本来就穿的单薄的他冻得上牙磕下牙。没办法,只好在路灯下来来回回的走动着,一会儿跺跺冻僵双脚,一会儿搓一搓麻木的双手,再用搓热的双手捂一捂沾满雪的脸,然后双手捂住嘴,吐一口热气,温暖一下冰凉的双手。刚出口的热气哪是寒风的对手,立刻变成了白色的雾气,随即又消失在风雪里。走累了,停下来稳一稳;又冷了,再走一走。至于转了多少个来回他也数不清楚了。  忽然,一道闪光,紧跟着一辆轿车驶过来,他急忙向轿车招招手,可是,那辆轿车一加油门窜过去,连喇叭也没有响一下。又过了一会儿,有两女一男推着车子,踩着“咯吱、咯吱”响的雪走过来。希望的火花使他心头一热,赶紧迈出双脚,挥动起双手向他们打招呼说:“你们好!”  没等好字落音就听到那个男人说:“神经病,别理他。”向他投过蔑视警惕的眼神。  他打开手机一看表,已经十点多了。“嗨,真笨。”他埋怨说。随即走到车子旁,拿出包来,拉开拉链,打开包找起来。  一捆捆百元的人民币立刻进入他的视线,他没有心思数那玩意,继续寻找着。拉开一个个内兜儿,发现里面有两张银行卡,一张汇款单,三张报销单,一张身份证,就是没有他想找的东西。“唉——”他失望的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咋没有一个联系的信息呢?”  夜深了,灯灭了,路两旁的家属楼也一片漆黑,但风仍在刮,雪仍在下。咋办?是继续等,还是……他开始犹豫起来。  走。他推起车子向前走去,走一步一回头,走两步一转身,越走越慢,缓缓地停下来。“我要是走了,失主找不到东西那该多着急呀!”他想到这里,调转车头往回走。默默的叮嘱自己,坚持、坚持、坚持就是胜利。  时间又一分一分的过去,忽然,一辆轿车亮着大灯慢慢的开过来,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停下后,从车内下来三个人,拿着手电筒照来照去。他一看有门,迎着他们跑过去。  “你是干什么的?”那人没好气的问。  “我是等人的。”  “你等谁?”  他一时语塞,想了想说:“具体等谁我也不清楚。”  那三个人立刻警觉起来。没等他们开口,他笑着有礼貌的问道:“叔叔,你们来做什么?”  “你问这个干啥?有用吗?”有一个人不耐烦地说。  另一个人埋怨说:“你说话那么冲干啥?”随后客气的说,“小兄弟,我们来找一个文件包。”  王飞腾急忙问:“什么颜色的?有多大?”  “黑色的。有这么大。”那个人比划着。  “里面有什么东西?”他细心地盘问着。  “有钱,有单据,还有我的身份证。”  他仍不放心,说:“叔叔,你照照你的脸,让我认识、认识好吗?”  “干啥?”那人疑惑的问。  “叔叔,你别问啦,还是叫我仔细看看吧!”那人不情愿的照了照自己。  “没错,就是你。”他说着转身往回跑去,从车子栏里拿出文件包又急忙跑回来,因为用力过猛,“扑哧“一声摔在了雪地上。他急忙爬起来,没顾的拍一拍身上的雪,喘着粗气跑到那个人的面前说:“叔叔,给你。”说着把包递过去。  那人接过来高兴地说:“小兄弟,谢谢你。”  王飞腾笑着说:“叔叔,你先别谢了,看看包里的东西对不对?”  三个人围着拉开拉链,打开包仔细察看着。当三人查清后抬起头来表示谢意时,青年学生王飞腾已消失在风雪交加的夜幕里。   钱迷心窍  年轻有为的牛标市市长贾廉在省委的大会议室里,做完廉洁自律的事迹报告后,谢绝了省领导的挽留,风尘仆仆的坐上轿车回到自己的家。正在厨房做饭的妻子听到他的脚步声笑眯眯的问:“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  贾廉回答说:“本想和领导们一块坐一坐,加深加深感情,但是,转念一想,不妥,就急忙回来了。”  妻子奇怪地问:“有什么不妥的?难道你忘了?现在可是你进省委班子的关键时期,可不能掉链子。”  贾廉解释说:“我当然清楚,不过,今天不是时候。”  妻子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了,不解的问:“今天领导们都在,不是天赐良机吗?”  贾廉埋怨说:“头发长,见识短。你也不想一想,我在台上刚做完廉洁自律的事迹报告,下台就和他们拉关系,套近乎,大吃大喝,不是自打耳光吗?” 共 596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阳痿导致不孕,这些预防方法你应该看看
黑龙江好的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上一篇:火焰13

下一篇:QQ日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