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三超成铁人精神重要组成大庆油田实现持续发

2018-11-06 09:33:21

“三超”成铁人精神重要组成 大庆油田实现持续发展

2009年6月26日下午3点,胡锦涛总书记考察大庆油田。在勘探开发研究院采收率实验室,总书记看得很专注。临别时,他动情地说:“你们提出的‘超越权威、超越前人、超越自我’,很有气魄。大庆油田以往的辉煌,离不开自主创新;大庆油田今后的可持续发展,同样离不开自主创新。希望同志们继续弘扬这种精神,瞄准更高目标,攻克更多难关,使大庆油田不断焕发新的生机,为确保我国能源安全发挥更大作用。”  那一刻,“超越权威、超越前人、超越自我”,这12个镌刻在采收率实验楼内的大字,愈发熠熠生辉。  “别看毛头小伙子,敢笑天下”  2011年,新年伊始,人民大会堂。在国家科技大会上,大庆人荣获第三个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得知这一消息,年已74岁的“新时期铁人”王启民激动不已:“我1961年参加石油大会战,这辈子能赶上大庆油田第三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做梦都想不到啊!”  在这位大庆功勋人物的记忆里,1982年的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是一个里程碑,与之并列的还有哥德巴赫猜想研究、人工全合成牛胰岛素研究这些新中国辉煌的科学成就。这个名为“大庆油田发现过程中的地球科学工作”的奖项,更是一部中国石油科技工作者书写的超越权威、超越前人、超越自我的豪迈诗篇,而甩掉“中国贫油论”,则是其辉煌的开篇。  中国到底有没有石油?长期以来,一直困扰着国人。1914年,中国聘任的美孚石油公司技术人员在陕北延长的石油勘查以失败告终。1921年,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教授埃蒙斯断言:“所有的产油层几乎毫无例外地都是海相地层或与海相地层密切相关的淡水地层。”1922年,美国斯坦福大学地质学教授勃拉克韦尔德再次强调,中国没有中、新生代海相沉积。这个出自权威口中的“中国贫油论”,从此成了加在中国人身上的魔咒。  “轻信权威等于扼杀智慧!”回国后担任地质部部长的李四光和一批地质学家,经过详细的地质构造研究,大胆地提出了“陆相生油理论”。  从1955年开始,石油工业部和地质部调兵遣将对松辽盆地的油、气进行勘探,以张文昭、杨继良、钟其权为代表的老一代石油科技工作者踏遍了整个松辽盆地,目标终锁在了“松基三井”。  1959年,是中国石油史上惊天动地的一年,也是中国人民扬眉吐气的一年。这年9月26日,松基三井惊世一喷,黑色油龙滚滚而来,大庆油田从此诞生了!“宁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以铁人王进喜为代表的老一辈石油工人用汗水和生命为国家争得了荣誉。到1963年底,大庆油田累计生产原油1155万吨,我国石油实现了基本自给,贫油的帽子彻底甩到了太平洋!  “别看毛头小伙子,敢笑天下”,横批“闯将在此”。这副豪气干云的对联,写于上世纪60年代,出自大庆的一群刚从学校毕业的技术人员和实习生之手。被誉为“新时期铁人”的王启民,就是其中的一员。  大庆油田发现后,原油粘度高、含蜡高、凝固点高等问题接踵而至,雪上加霜的是,外国封锁技术,苏联撤走专家,开采难上加难,有的外国专家甚至轻蔑地说:“你们中国人根本开发不了。”  面对“权威”的武断和讽刺,这群年轻的毛头小伙偏不信邪,经过2000万次技术比对,终于拿出了我国个独立自主编制的油田开发方案。  “敢笑天下”,靠的是实践说话。很快,大庆人就打破了国外权威“温和均匀注水”的定论,首创内部切割注水、保持地层压力的开发技术,油田产量一跃而上5000万吨!  20年的持续开发,黑色的血液从大庆油田厚厚的油层里源源不断地输送给了年轻的共和国。到了上世纪80年代,油田剩下的多是如边角废料式的“表外储层”——厚度在0.5米以下的薄差油层,在国外权威的眼里,就是开采禁区。  “宁肯把血熬干,也要保持油田高产稳产。”为了验证表外储层的开采价值,1988年,王启民带领试验组选择了差的油层——含钙表外储层,试验,失败,再试验,再失败,终一举成功。7年间,他们通过对1500多口井的地质解剖、分析,为全面开发表外储层提供了科学依据,使表外储层开采试验取得了突破性进展,相当于为大庆新添了一个地质储量7.4亿吨的大油田,按2亿吨可采储量计算,价值高达2000多亿元。  1990年,大庆油田稳产5000万吨已有15年了。此时,油田已进入高含水后期开发阶段,继续沿用世界上“提液稳产”的办法,油田综合含水将上升到86.36%,年产液量将激增1.62亿吨,生产效益将会锐减,稳产形势必定告急。  国家要求大庆必须稳产!油田领导找到王启民,问能不能稳产?  王启民太明白这句话的分量了,他重重地点了点头,不慌不忙地掏出了一张绘制好的油田高含水后移5年的图表,亮出了“稳油控水”的妙招。  不久,“稳油控水”作为大庆油田重大战略方针被提上议事日程,这项工程浩繁,涉及以沉积相为重点的精细地质描述和可采储量预测等一系列配套技术及上百个攻关课题,几万名科技人员通宵达旦投入到了这场没有硝烟的科技大会战。4年多日日夜夜的奋战,“稳油控水”宣告成功。2002年,大庆油田进入了保持高产稳产5000万吨的第27个年头,创造了世界油田开发史上的一项新纪录……  翻开大庆油田的荣誉簿,是一项项引以为豪的奖励。1985年的“大庆油田长期高产稳产的注水开发技术”、1996年的“高含水期稳油控水系统工程”,先后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1998年,“大庆油田聚合物驱油技术”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2010年,“大庆油田高含水后期4000万吨以上持续稳产高效勘探开发技术”又一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一个个荣誉,一次次辉煌,成为大庆人超越权威的生动写照。大庆人说,超越权威就是尊重权威、借鉴权威,但不迷信权威,而是对特定条件下形成的权威论断创新发展。[1][2]下一页“技不如人必将受制于人!”  这是一种神奇的物质,一点粉末放入一大盆水中,水就会立刻变得粘稠如胶。它的名字叫聚合物,用它来驱油,就能采出更多的原油。  “应用一代,储备一代,研发一代”,这是大庆一直秉承的科技路线。1965年大庆油田成立了采收率研究室,他们贯彻“科技超前15年储备,超前10年攻关,超前5年配套”的研发战略,逐步发展出三次采油的前沿基础理论,形成了聚合物驱、三元复合驱、微生物采油等一整套提高原油采收率技术,建成了世界上的三次采油研发和生产基地。  同表外储层注水开发技术一样,聚合物驱、三元复合驱等三采技术是支撑百年油田的核心技术,然而,三元复合驱技术的研发,着实不易。  上世纪80年代,大庆开始研究聚合物驱之际,正值国外的三次采油纷纷失败之时,外国专家认定聚合物驱只能比水驱提高2—5个百分点。一位久享国际盛誉的外国权威在对大庆油田进行三次采油可能性研究后,更是放出狠话:“你们大庆人还是把三元复合驱彻底忘了吧!”  “权威反对的声音就是我们前进的动力!”1991年,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采收率研究二室的杨振宇开始和同伴们大胆进行系统研究和科学论证。经过不眠不休的数月调研,他带领的团队创新了三元复合驱技术理论。三元复合驱油技术比水驱可提高采收率20个百分点左右。这是个什么概念?用大庆油田一位老技术专家的话形容,就是:“如果大庆油田的采收率提高1%,就相当于找到了一个玉门油田;如果采收率提高5%,就相当于找到了一个克拉玛依油田;如果能找到一种采收率提高10%的方法,其效应等于放了一颗原子弹……”  这意味着,一旦研制成功,大庆油田就有望多出相当于3亿吨的可采储量。  三元复合驱的三元,指的是表面活性剂、碱和聚合物,关键部分是表面活性剂,当时只能从美国进口,价格昂贵,仅油田3个试验区一年下来就将近8.6亿元。  2000年,杨振宇立下了“如果不按时保质地拿下表面活性剂,我自愿下岗!”的军令状。不幸的是,由于积劳成疾,杨振宇患了癌症。2006年11月,为保障试验成功,他含泪求助姑姑护理住院的母亲。在他弥留之际,面对看望自己的领导,念念不忘的还是三元复合驱的配方。他去世后,悲伤的同事们在他的抽屉里发现一张2000年收到的中国科学院的博士录取通知书,为了表面活性剂,他放弃了。  “技不如人必将受制于人!”同样在这重大关头,当年的毛头小伙子,如今的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副总工程师伍晓林临危受命,承担起研制表面活性剂的重任。  攻关之初,国内许多权威专家也认为引进比较稳妥。但伍晓林认准“死理”,宁可跌倒一万次,也要冲击科技的前沿!  3500多次实验、2100多次修改、1000多个日日夜夜,当项目组进行实验的记录纸堆到几米高时,中国人自己的表面活性剂,呱呱坠地了,从此,大庆油田彻底摆脱了三采技术对国外的依赖。经过检测,产品总体性能与国外同类产品相当,仅在大庆油田一个工业性试验区应用,就为国家节约1.47亿元。这项成果填补了,获得了5项国家专利。  事实给出了漂亮的回答——1996年大庆油田实现工业化生产的聚合物驱油技术采收率比水驱提高10%;而在聚合物中加入表面活性剂等成分的三元复合驱油技术,比水驱提高采收率20%以上;2005年攻克的占据世界前沿的泡沫复合驱油初步试验显示,比已有技术提高采收率10%以上,预测可再为油田增加可采储量几亿吨。就这样,杨振宇和伍晓林两位“三元复合驱技术的双子星”,一举冲上了世界三采技术的制高点。  老油田谱写新传奇  “大庆原油产量要在4000万吨台阶上再稳产若干年!”这是中央领导同志2008年年初提出的目标任务。4000万吨,大庆石油人心中知道,他们正在挑战同类油田的开采极限!依照世界石油开采惯例,大庆油田完全可以“功成身退”了。按照原定的“十一五”规划,原油产量2009年递减到3800万吨,2020年递减到3100万吨。可中国的能源安全形势却不容大庆“身退”!  大庆油田的持续发展,牵动着举国上下的每根神经。  面对发展难题,大庆油田选择了向多方面、多领域进军,依托资源开发固本强基,构建多元协调发展的立体产业格局的发展之路。  然而,经过多年开发的大庆油田,地下到底还有多少油?这个“家底”又怎么算?  这时候,杜庆龙站了出来。这位勘探开发研究院自主创新杰出人才标兵、副总地质师带领攻关团队,向这项涉及多学科综合技术的难题下了“战书”。  试验室就是战场!没有节假日,不分白天黑夜,困了,倒在沙发上;饿了,就啃方便面。为此,杜庆龙被戏称为“康师傅”。宝剑锋从磨砺出,一番苦战,“康师傅”拿出了令世界瞩目、国人骄傲的神经络单井点剩余油识别方法。这项科研成果使剩余油研究由人工判别发展到计算机识别阶段,井点剩余油识别符合率提高了12个百分点,多个油田采用这项技术后,仅此一项就为国家创造经济效益上亿元。  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实现可持续发展,必须实施“走出去战略”。  第三任铁人、钢铁1205钻井队的第十八任队长李新民,牢牢抓住了打造“海外铁人队”的历史性机遇,实现了铁人王进喜当年立下的凌云壮志——把井打到国外去!  初到苏丹,李新民等6人冒着50多度的高温,仅用6天时间就完成了500多个部件、上百部设备的清点和搬运,创造了中国石油在苏丹港清关人数少、用时短的纪录;仅用17天时间,就把102车设备全部运到井场,比同类钻井队快了整整一星期;同样用17天就打完了这口井。  为了大幅提高单井产量,2007年2月,对方要求在苏丹推广水平井开发。虽然知道那里从没打过水平井,但超越国际权威井队的动力驱使李新民主动请战,26天就拿下了首口水平井,开创了该区打水平井的先河。这口井日产原油是普通直井的3—5倍,被集团公司总经理蒋洁敏誉为“功勋井”。此后,GW1205队赢得了该区水平井优先施工的权力,逐步成为水平井施工的队,还获得了苏丹政府的荣誉PDOC钻井杯。  其实,这只是大庆油田“走出去”的一个缩影。近年来,油田先后有130多支队伍、20多种产品进入伊拉克、苏丹、印尼、安哥拉、安曼、蒙古、哈萨克斯坦等26个国家和地区。三次采油技术在世界现代石油工业的摇篮——美国和墨西哥的老油田开发项目中,大放异彩。  鲜花和掌声面前,大庆人毫不满足,因为他们的血液中始终流淌着“三超精神”。当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大庆人又为自己设定了更高更远的目标——集中发展油气勘探开发业务,力争到2020年继续保持我国大油田的地位;重点发展工程技术服务业务,建成行业的工程技术服务基地;大力发展装备制造业务,建成石油行业的高科技装备制造基地;专业化发展油田化工业务,建成国内具有较强竞争力的油田专用化学品生产基地。  半个世纪的峥嵘岁月,50余载的春华秋实,大庆油田每一阶段的高产稳产都是以科技为杠杆,每一次发展局面的突破都是以创新做路标。今天,“三超”精神已成为大庆精神、铁人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大庆人在自主创新实践中升华的时代精神,更成为建设创新型国家必不可少的民族精神。(赵光 孙珉 孙煜华)

前一页[1][2]

镀锌方矩管
常州废气净化
成都格力空调售后服务电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